banner1
沪镍 中期承压运行

2021-5-14 14:34:30 来源:www.sylhg.com 点击次数:

中长期来看,镍价回归原生镍定价体系之后,后市难言乐观。菲律宾雨季结束后,国内镍铁价格重心还将下移,镍维持对镍铁的合理溢价随之弱势振荡。

年初至今,镍期货价格巨幅波动。1月承接2020年以来的上涨节奏并进一步加速上涨,2月创出国内镍期货上市以来新高149350元/吨,之后急速回落近30%。近期,随着镍主要出口国菲律宾雨季结束以及该国矿业政策逐步放宽,预计中长期沪镍将维持振荡偏弱运行局面。

基本金属价格回落

一季度国内经济开局向好,近期****统计局在回应大宗商品持续上涨问题时表示:“现在中国经济深度融入全球经济,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可能会从贸易、投资等不同渠道,对国内一些行业的价格造成影响。但是,从目前PPI上涨的结构性特征来看,主要还是影响了一些上游的行业,对下游行业的影响目前还没有显现出来。”判断全年商品价格走势,供需关系是决定价格**根本的要素。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在经济恢复的大势下,供给的质量、能力都在逐步改善;从需求来看,目前仍然处于恢复过程中。总的来看,国内上游产品价格不具备长期上涨基础。

受此影响,市场投机需求降温,基本金属价格回落。但是,国内一季度经济数据良好,而海外美债收益率回落,带动美元指数走弱,支撑大宗商品价格走强。不过,受到成本下移的拖累,镍价依旧承压。

镍供应端利空频现

近期镍市再出重磅消息,红土镍矿主产国菲律宾取消长达九年的新矿禁令。短期来看,该事件影响相对较小,但中长期来看,叠加青山印尼投资计划、俄镍扩产计划,镍矿供给压力明显加大。尽管从需求端来看,有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强劲拉动,但毕竟基数偏小,一旦投产实现,镍矿供给过剩的确定性较强。近日,有色其他品种走势明显走强,而镍价**为疲弱。短期来看,随着菲律宾镍矿的发运量逐步回升,镍矿价格存在回落的可能。同时,俄镍早于预期复产,供给逐步加大。

从中国镍矿港口库存来看,截至2021年4月16日,全国所有港口镍矿库存春节后首度出现回升,较4月9日增加13.5万吨至561.8万湿吨,总折合金属量4.4万吨,较4月9日增加0.1万镍吨。苏里高矿区出货月初恢复,4月份菲律宾出货量或将超过400万湿吨,港口库存增加如期而至,商谈逐步活跃,镍矿港口库存将再次进入逐步累积阶段。矿价方面,上周Mysteel主流中高品位镍矿CIF价下调,国内镍铁厂刚需补库,成交价格走跌。目前Ni:1.5%矿65美元/湿吨,Ni:1.8%矿89美元/湿吨。菲律宾雨季结束后镍矿供应整体增加,在看空情绪影响下市场拿货情绪不高,询货采购仍将以压价为主。

镍铁方面,截至4月16日,SMM统计的8%—12%高镍生铁均价为1085元/镍点(出厂含税),印尼镍生铁均价1080元/镍点(到港含税)。上周华南钢厂1075元/镍点(到港含税)采购万吨印尼镍铁,除此单成交外,主流钢厂采购意向较差,几无询盘。且上周不锈钢304冷热轧期货价格下调。下游预期走弱压制镍铁价格上行。此外,上游镍矿价格在镍铁利润倒挂的情况下持续下行,镍铁成本支撑位也跟随矿价下移。加之印尼镍铁出货价格较低,市场看涨情绪偏弱。在基本面无明显改变之前,镍铁价格仍有继续下行的可能性,预计本周镍铁价格运行区间为1050—1070元/镍点(出厂含税)。

硫酸镍紧缺格局改变

3月初,青山实业称其高冰镍试产成功,有望改变镍的供给格局。青山实业与华友钴业和中伟股份达成协议,计划一年内分别向华友钴业和中伟股份供应6万吨和4万吨高冰镍,协议将从2021年10月开始实施。这条消息引发镍市剧烈振荡,镍价自高位14万元/吨上方调整至12万元/吨附近。在镍产业链条中,硫酸镍目前的售价为33500元/吨,折算成镍金属吨的价格约为15.22万元/吨(按照22%含镍量),而镍铁国内的现货销售价格接近11.1万元/吨,两者价差达到4.12万元/吨,理论上形成了产能转移的巨大利润空间。上述消息也令市场对于硫酸镍供应改善预期大大提前。

此前,镍市场上的供应主要分为两条产业链:一条是镍铁到不锈钢,另一条是湿法中间品/高冰镍/镍豆(粉)到硫酸镍。过去这两条产业链难以互相转化,在镍铁到不锈钢这条产业链供应过剩,而湿法中间品/高冰镍/镍豆(粉)到硫酸镍这条产业链供应紧缺的情况下,会促使镍价大幅上涨。而在过去一年多,全球新能源汽车发展迅速,对于硫酸镍的需求大幅增长,因此镍铁产能虽然大幅增加,但镍价依然上涨。

因此,市场将关注焦点转向了供应充足的镍铁上,用镍铁冶炼成高冰镍,进而生产硫酸镍,只要技术可行且具有成本优势,镍铁就有望打开新能源行业的通道。印尼今年上马多个湿法HPAL项目,就是通过HPAL工艺,湿法萃取硫酸镍,但是HPAL项目投资较大,因此新增产能有限。

而本次青山试产高冰镍成功,采用的工艺则是在镍生铁产线后端增加转炉设备来生产高冰镍。对于依然在大幅增加产能的印尼镍生铁******来说,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,既可以避免未来的镍铁价格竞争,又可以生产出高溢价的硫酸镍满足新能源汽车需求。同时,这也直接打通了镍铁到新能源行业的通道。对于新能源行业来说,此前困扰的镍供应不足问题未来将有望得到解决。对于镍市场来说,过去的两条产业链未来可以相互影响、相互转化,市场的定价逻辑也发生了改变。因此,此前的看涨逻辑崩塌,镍价格一落千丈。

未来需要思考的问题是镍价下跌后的支撑位置在哪里。我们认为可以初步根据红土镍矿到硫酸镍的成本来确定。依据RKEF成熟的生产工艺,镍铁生产中,每金属吨镍生产成本9000—10000美元。而镍铁到高冰镍的生产成本在1000—1500美元/吨之间。**后是高冰镍到硫酸镍的生产成本。目前,通过红土镍矿湿法冶金技术产出的硫酸镍,它的生产成本大概在每吨2万元。而高冰镍生产硫酸镍的成本预计会更高,尤其是前期算上固定投入的情况下。因此,按高镍铁1100元/吨的假定粗略估算,如果再考虑到环保成本,镍期货价格跌至11.5万—12万元/吨会有一定的成本支撑。

综合以上各种影响因素,我们认为随着印尼青山集团高冰镍项目的成功投产,镍期货价格将逐步向二级镍成本看齐,价格承压明显。短期来看,镍豆进口增加缓解硫酸镍原料供应紧张,而预计新能源市场硫酸镍供应偏紧格局难改,对镍价起到一定支撑。(来源:期货日报)

www.sylhg.co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xml地图

首页 电话 联系